kiko

【維尤】我家的爸媽都是花滑界冠軍!《二十一》

聖彼德堡的花滑冰場,尤里扶著扶桿在練抬腿,米拉趁休息時跑過來找小師弟八卦一番。


「喂喂喂,尤里啊,你和維克托教練晚上不需要運動到那麼勤勞吧!」米拉喝口水後一臉唉唷的擠眉弄眼手肘頂他的。

「啥啊?臭八婆妳到底是說什麼!」尤里趁著換腳抬嫌惡瞪過去遠離米拉中。

「ㄟ,小尤里是害羞啦!」不死心的再度靠近,探出一食指戳戳尤里堪比出生嬰兒光滑白嫩的臉頰,一戳下去不但水潤Q彈還觸感極佳讓身為女孩子的米拉又羨慕又忌妒沒忍住用力捏戳玩耍。


「臭八婆,妳滾遠一點!」尤里當下炸毛束尾甩開在自己臉面擺弄的人。


「哇哇,小尤里好兇喔!這樣對胎教不好喔!」

「妳這八婆離我遠一點就不會影響我的胎教了!」


當這邊吵得正熱鬧時,勇利和波波維奇就關心靠過去隨時準備要架開這會鬧到打架的兩人。


「尤里奧,你消氣消氣,你現在是孕夫啊!」勇利汗汗安撫著炸開毛的冰上小貓帶離點火者米拉所在位置。


「米拉妳也適可而止一下,尤里現在是有孕在身的人,別一直欺負他。」波波維奇壓抑無奈望天長嘯制止。


「喂喂喂,別把我說得那麼壞心眼好不好,我只是關心懷孕的小師弟平日晚間活動而已。」米拉義正嚴詞糾正同門師兄的用字遣詞。


「......真是搞不懂妳腦袋裝的是甚麼,就知道欺負尤里。好歹要留意分寸啊!」正直認真的波波維奇師兄苦口婆心勸說中。


「......喂,我說啊你是真沒注意到還是眼睛有事,看到沒,維克托那中國熊貓表情,黑眼圈雖然是有用粉底遮蓋,可是那一副累得慘兮兮樣一看過去就知道晚上維克托教練和小尤里節目有多精彩了!」米拉勾肩搭背旁邊的師兄右手一指往維克托的位置好心進行一番教育性的指導。


「不是吧......米拉妳是說維克托和尤里他們、他們......」昨晚做不可描述之事這句幾乎是哽在喉頭難以啟齒出口,正直的直男波波維奇不可置信遙指維尤那方。


而那方向正好指到維克托教練從容滑向他的尤里旁邊。


「尤拉寶貝怎麼啦!怎麼氣嘟嘟啦!」維克托式的愛心嘴加微笑靠近尤里,一手抬起手指朝下做了揮趕得動作暗示勇利後面交給他,勇利滿懷感激的快速滑離此地把場地留給維克托教練和他的寶貝尤里。


「哼。」冰上小貓甩頭故作不理,但是身體卻記憶著眷戀Alpha身上的氣味,雙手自然抓住Alpha的衣服不由自主將身子更貼近他,猶如尤里肚子內的小小胎兒縮小身體姿態全心依賴在自己的Alpha懷抱中。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先生對於自家小貓媳婦待自己如此充滿佔有的依戀讓住在心裡的小號維克托瞬間興奮像是打了雞血啊嗚的狼嚎著:『我家寶貝尤拉奇卡怎麼會那麼口愛』起來,嘴角裂的更加大,撒起糖粉像是不要錢似得把自家尤里抱滿懷親親他可愛的髮旋,如此絲毫不顧忌其他人的眼睛是否快瞎了大大放閃進行式。


「喂、老禿子、我餓了。」尤里頭埋進自己熟悉又安全感十足的胸膛像隻小奶貓滿足地蹭蹭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先生肆無忌憚的撒嬌。


「那我的小貓咪有特別想吃什麼嗎?」維克托抬手腕看一下時間已經是快要下午六點了,他家小貓正懷崽可餓不得,腦袋裡的菜單抽屜打開要選菜式中。


嗯、今天早餐尤里吃了吐司加荷包蛋和一杯溫牛奶,不過尤拉寶貝實在是太挑食又每次吃飯只吃三分之一就說飽了 ,在冰場練習當中有點累休息途中又餵食一早切好的兔子型蘋果,中午是帶尤里去吃常去的家庭餐廳吃用甜菜與牛肉熬煮的羅宋湯和烤肉串,當然有配上滿滿的鮮蔬補充纖維質,也因為尤里中午吃得不多下午加餐就買尤里寶貝愛吃的皮羅什基給他,在親親抱抱的半強迫餵食之下尤里吃勉強咬了一口嫌太油沒味道就不吃了。


「......想吃爺爺做的皮羅什基。」尤里悶哼出聲。

「喔!寶貝,爺爺家離我們家太遠了,還是我做給你吃?」掬起金色細髮蜻蜓點水一番討好地細語。


自從尤里懷孕後是不分日夜的喊餓,近日是嚴重到常忍不住餓,就醒來半夜踢自家的Alpha維禿討東西吃,什麼熱牛奶、燕麥片、蘋果一些水果,這都還算是小菜一碟,小貓咪懷孕了他也怕餓到自家Omega,那些食品他早就備得妥妥的,就是懷孕的小貓咪相當難伺候,一下要吃一下又不吃如此的反覆無常在夜晚上演到天空大白。


「......好吧!那還不快去做,我和寶寶都餓了!」尤里轉轉宛如上等璀燦的綠寶石瞳雙手撫上維克托的頰親上一記,露出猶如沾滿蜂蜜淺淺的微笑低語要求。


「沒問題。我們現在就回家。」維克托眼神閃動著一股想要把流露出迷惑人衝動的小妖精Omega狠狠吻要他一頓慾念隨後又壓抑著,小妖精就是知道自己現在捨不得碰他才敢這般撩他。


尤里見到表情依舊是一臉正經樣的維禿心裡有點嘖的不滿,難道他剛剛撩的方式不對嗎?

維克托笑瞇瞇打橫抱起還在思考撩維方式是那裏出錯他的Omega,優雅自信大灑糖滑離冰場和雅科夫請假去。



「你自己也看到了吧!」米拉迅速戴上墨鏡好事相嘿嘿嘿笑和已然被閃蝦到石化狀的直男波波維奇師兄在某一處目送走維尤夫夫離開。



一切都是一場美麗的污會,是吧!






隔天。


維克托教練發現到波波維奇黑著眼圈遞給他一個中型禮盒,語重心長拍拍他善意表示如果尤里現在不方便可以多多利用他送禮物,轉向尤里小師弟則是摸摸他的頭提醒現在身子不是一個人要多保重。


維尤夫夫一頭霧水的望向滑在冰上已經宛如醉漢東倒西歪的波波維奇,一個過彎滑後啪一下子就睡倒在冰場上氣得雅科夫老人家大聲吼罵叫人拉走。



「喂,禿子,波波維奇幹嘛突然送你東西啊?」不解望向那方。

「不知道。而且他狀態看起來似乎是睡眠不足的樣子。」思考中望向那方。

「是送甚麼東西啊!」小貓非常好奇張望。

「乖,等休息吃飯在給你拆禮物。」偷親一記小貓咪的嫩頰摸摸觸感極佳的金絲承諾著。



不過,好心的波波維奇不知道的是,當尤里拆開禮物──填充娃娃後維克托即將過著被爺爺槍枝追殺的七天腥風血雨日子。



這就是發生在維可‧尼基福羅夫小朋友還在他麻咪肚子裡的美麗誤會後真實小插曲。



真的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對吧!


【Fin】

20180510

BY:KIKO

□□■■





【博多豚骨拉麵團/馬場林】笨馬,我懷孕了!

●馬場善治x林憲明。

○很臨時起意的小靈感突發。

●希望同好喜歡。

○愚人節我懷孕的梗。

☽☼♥♦♣♠☼☽

如同往常的早晨,馬場和林圍坐在接待區兼起居室沙發前的長矮桌吃著油膩的豚骨拉麵當早飯。

林憲明規矩端坐著吸著麵條:「喂、笨馬。」

「嗯?」大口吃著麵喝著湯口齒不清的回應。

「笨馬,我懷孕了。」

原本在豪邁喝湯的馬場善治瞬間被嗆到了。

咳咳、林醬、林醬居然懷孕了。

難道、難道是因為那天在車上做得時候沒戴OO套、啊對了唄,一定是這樣子,

既然林醬現在都有了,他也該拿出成年男性的風範。

「喂、笨馬你想不負責任啊!說話啊!」

「林醬......那我們結婚吧!現在、馬上!」

「......笨馬,我說過我只是喜歡穿女裝,我可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我當然知道唄。」

「那你是真傻了,男人怎麼會生孩子。笨馬,四月一日愚人節快樂!」

「林醬...」一臉錯愕。

「......笨馬。都是你害我輸五百元給蘑菇頭了!給我還錢來!」林一手插著腰走到馬場面前伸出一只白嫩保養得當手指戳著他的鼻頭。

「那就不管林醬是不是懷孕,我們現在就結婚吧!」馬場把林的手摟在懷裡親親他的額頭說道。

「喂,誰在跟你說這個。」林壓抑著心頭的小鹿亂撞杏眼一瞇氣得給他一記手肘攻擊。

「開玩笑的唄。林醬,愚人節快樂,還有我們結婚吧!」不以為意的馬場又將少年從後面抱住摟緊他輕輕附在林的耳畔道:「最後一句是真的。」

「笨、馬嗚──」還來不及羞怯的林旋即被馬場堵住嘴唇。

而,這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Fin》

20180402‧KIKO

後記:

很臨時的小段子。

雖然過了4月1日,愚人節快樂唷!

【尤勇】普利斯茨基家的生活點滴《20》

尤里‧普利斯茨基初次去日本小豬家在吃過後口齒留香久久難忘的兩種食物,第一個是炸豬排飯,第二個是博多拉麵。

勇利‧普利斯茨基太太穿戴著日式全罩式圍裙在廚房忙碌著,今天只有父母和姊姊都不在家去旅行了,所以在勝生一家旅遊五天期間溫泉旅館就不對外開放,因此維克托和米拉、奧塔別克三人一犬出現的時機正好能享受到包溫泉烏拉邦全場的土豪式感受。

尤里帶著三崽去洗好澡後來到食堂,寬大的空間上方掛吊著電視機正在撥放節目,維克托和米拉、奧塔別克桌上放著好幾壺清酒,三人正愜意享受度假樂趣。

俄羅斯的大老虎見到此狀相當的不悅,氣得想用冰刃把那把酒說笑的維克托老禿子剩下的頭髮全刮下來洩恨,他們一家子回小豬娘家休假干他們底事,非要跟過來當電燈泡,本來自家燈泡就有三個小的就夠大老虎煩惱了,那維禿和米拉還不嫌亂硬要尬一腳。

就因為這樣,他家日本小豬這些天忙裡忙外又要照顧小安他們三個孩子,前天夜裡大老虎吻著小豬求歡之際──他的小豬居然累到睡‧著‧了!這絕對是身為Alpha的恥辱啊!

一想到這裡尤里火氣又更旺盛了,尤莉安三姊弟開心奔向維克禿叔叔那方。

「OH!小安和尤庫魯還有勇安過來啦!」維克托笑咪咪。

「哇!小安你們穿這樣好可愛喔!」米拉看著小團子身著甚平誇獎著。

「是小安的趴咪做的喔!」好驕傲的翹起小虎尾。

「我也是、趴咪做的!」小虎尾二號也不甘示弱。

「勇安的趴咪做!」小豬尾也是跟著搖晃。

「你們的趴咪很厲害。」原本安靜的奧塔見到粉團子們高興喊著大概是想到自家的團子愛屋及烏摸摸小安三姊弟的頭。

「ㄟ,尤里你站在那邊幹嘛啊!還瞪眼瞪那麼大!」米拉站起來惟恐天下不亂靠近隱約快豎尾炸毛的大老虎,奧塔見妻子站起來就跟著她不讓她搗亂。

「你們──」豎尾炸毛的俄羅斯老虎要嘶吼了。

「吃飯了。尤拉,你怎麼了?」日本小豬端著大托盤走過來好奇望向自己的Alpha。

「趴咪趴咪!」三個小團子熱情圍繞在母親身邊。

「嘖。沒有。」一團欲高漲火焰立刻讓Omega熄滅,「小安你們別太靠近你們趴咪過去坐好。」抓著自家三個崽子安排入座。

勇利連忙把托盤端上桌,兩碗白湯底熱呼的拉麵配上醃製的小黃瓜勾起維克托肚子的饞蟲驚呼:「博多拉麵,看起來真美味。」

有尤里的幫忙端送,很快地五個大人三個小孩就定位──開動了。

吸麵的聲音此起彼落,尤莉安拿著兒童筷吃得香,尤里接手餵食兩個小的工作叫勇利先吃,勇利乖順的接受Alpha的體貼安排,落下一吻在Alpha臉頰小聲說聲謝謝後又靠近耳邊說了些話讓大老虎越聽那尾巴翹得越高,那嘴角的弧度越勾越大到快裂開了,大老虎非常滿意的回親一記小豬在他耳邊細語:「那你可要好好吃飽養足體力啊,日本小笨豬。」此時的日本小笨豬勇利耳根紅透到整個臉都快滴出血來。

「趴咪?」坐在夫夫中間的女兒眨巴著大眼好奇喚著母親。

「沒事,小安乖,慢慢吃喔!拉麵好吃嗎?」勇利連忙收斂心裡的一陣連旖抽一張面紙替女兒擦拭小嘴。

「好吃。趴咪做的都好吃。」尤莉安笑得眼彎彎的很是可愛。

「趴咪、好吃!」尤庫魯和勇安跟著姊姊說。

「你們趴咪當然好‧吃了。可是只有拔‧拔‧我‧能‧吃,你們乖乖吃拉麵就行了。」Alpha露出意味深長的笑看向Omega妻子。

「尤里奧──」勇利害羞忿忿不平的低喊。

尤里快速吻一記在勇利唇瓣上低啞聲:「小豬,快吃,我要忍不住囉!」

勇利‧普利斯茨基太太羞憤低著吃拉麵不敢再應半句話。

尤里‧普利斯茨基先生滿臉意氣風發那尾翹得是高高高的。

今天應該會有個美麗的夜晚吧!

【Fin】

20180223

BY:KIKO

▲▽▼▲▽△

【博多豚骨拉麵團/馬場林】以愛為名

●馬場善治x林憲明。

○很臨時起意的小靈感突發。

●希望同好喜歡。


☽☼♥♦♣♠☼☽


洗好澡穿著不符合自己纖細身形的大T恤及胸前褐金髮用鯊魚夾盤起的林憲明全身散發舒爽走到客廳,看到同居人馬場端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看著棒球實況轉播,桌面是兩碗豚骨拉麵泡麵和配菜明太子乖乖盛在器皿上。


這時候剛好開水煮滾的聲音響起,馬場一面盯著比賽狀況一邊俐落關掉開關把泡麵盒蓋打開沖入熱水快速蓋上調整好計時器後繼續盯著電視機看比賽。


林皺著眉表示今天的追劇的連續劇又要延遲,他坐姿不雅雙腿交叉坐入另一邊沙發跟著馬場看棒球直播兼等開飯。


「哎,林醬洗好啦!三分鐘後就可以吃飯囉!」

林百般無聊側臉托著腮嗯一聲後點點頭。

計時器發出嘰嘰提醒音後被只大手關掉,男人把其中一碗遞給少年,兩人同時雙手合十說聲開動了就撕下泡麵蓋子開筷吃了。


兩人吸吸囌囌吃完晚飯就把塑膠碗擱在桌面明太子也被掃完一空,剛好棒球比賽在馬場站起來歡呼吶喊圓滿結束,林完全不理會的接手遙控器將男人推開:「去坐另一邊啦!換我看了!笨馬!」


「林醬你這樣態度不好喔!」馬場不以為忤乖乖讓開坐旁邊一點大位置留給少年。


「話說唄,你可真是追劇追很兇啊!」馬場伸個懶腰手臂跨過林的肩膀,一撈就將少年圈入懷抱,細吻著少年裸露在外頸肩的皮膚,沐浴過後的滑嫩和玫瑰花瓣沐浴乳的清香還殘留在身上男人滿足地大力的吻輕輕的啃。


「笨馬,住手啦!不要吵我,聲音都快聽不到了!」林惱火探出左手用力推他的臉,馬場大概是剛才偷香成功才饜足聽話,嗯,只聽一件事──不吵他看電視,可是那雙手完完全全把林抱坐落自己胸前逮到機會就摸摸小手親親臉頰吃豆腐。


親親我我在單身電視機前發狗糧是馬場林常做的平凡每一天。


一開始馬場只是存著想逗逗林的心態故意偷抱他,看到林像隻炸毛的貓咪對他張牙舞爪使出喵喵拳很是可愛就瞬間被吸引了,驕傲的貓咪弓起身瞪圓了墨水般黑的眼珠子開罵雙頰剎時紅撲粉嫩甚是可口的模樣更讓馬場有一股想逗弄小貓崽的衝動。


夜深人靜想了幾回,馬場善治知道他可能真的喜歡上像貓咪的少年了,他捨不得少年受傷捨不得他哭,儘管他知道倔強的貓少年不輕易在他面前示弱,就算是難過受傷也只會躲起來暗自舔傷口,這樣純然、傲氣又彆扭的孩子身世又是那樣坎坷惹人萬分同情。


逗林是希望少年能多流露一些屬於他這般年紀應有表情,當然還有些許私心,馬場貪看少年炸毛紅撲撲臉的可愛樣,馬場驕傲著想林醬那樣這樣口愛的萌樣就僅此馬場善治獨家絕無分號。


次數多了,林大概也知道怎麼對付癡長他九歲的男人,推開他要他閉上馬嘴後面就別理他就當他在吠即可。


就這樣子過了兩三個月,兩人就是當著外人的面會收斂下粉紅泡泡,在家裡根本是無視家裡單身家具電器用品的心,粉紅色的泡泡溢滿整個屋子都快溢出窗戶傳出去了。


一向敏銳的次郎分別問過馬場和林是不是兩人在交往啦,兩人像是說好了一般,同樣打太極式的回應讓次郎的手帕咬壞了不少條。



林平常看戀愛肥皂劇就會一邊批評那男主又夠渣,女主怎麼那麼笨就相信他之類云云,不過今天的連續劇居然來這麼一段:男主角因為家裡人強迫要娶不喜歡的女配角,這時女主角傳出有身孕的消息,善良的女主含淚要男主替她肚裡的孩子命名就好,之後她會帶著孩子去遠方永遠不會出現在他面前之類......男主一邊淚流滿面替孩子以愛為名取了一個名字.....


「什麼以愛為名真是噁心,那女的真是夠笨,逃難還帶個肚子。哼哼,太不線實際。」

「是不夠實際唄。現在男女關係嘖嘖嘖。」

「所以我才說噁心啊。」

「噁心你還看!」

「哼...要你管!」

「不過呢,剛剛那一齣裡我覺得替孩子取名那段還算可以。」

「啥啊?好在那啊!」

「以愛為名唄,要是我們有女兒的話,就叫馬場愛琳!琳是這個LIN的發音喔,漢字要這樣寫。」馬場抱著少年騰出雙手拉起林的手在他手掌心寫下愛琳兩個字。


突然間林整個跳起來拿起抱枕猛打馬場:「你這個笨馬、變態馬──取什麼名難聽死了!」馬場順手摸到另一只抱枕擋住回嘴:「林林真是不誠實,愛琳很好聽,馬場愛琳這名字好!」而這時林臉紅的快像顆紅咚咚富士蘋果了,當然林打的更出力。


老是挨打可不是馬場的專利,他趁機閃開繞到林的後邊像是扛米袋似把林扛起來,林氣狠了咬馬場的脖子罵:「混蛋笨馬,放我下來!」


馬場痛到只好放開炸開尾的小貓崽癟嘴:「林林真是兇。」身體倒是香香軟綿綿讓人抱摸上癮。


林瞪圓了眼哼哼氣甩頭不理馬場,因為剛才激烈的運動他的鯊魚夾彈開,褐金色的長髮宛如瀑布散開,他攏整他的長髮將它們用指頭梳齊,馬場微笑看著林優雅的一面,攬住林坐回沙發陪著繼續看電視。


「既然林醬不喜歡馬場愛琳,那換個叫馬場明怎麼樣?」

「......比第一個名字還要蠢!」

「是吧是吧,林醬也覺得愛琳這名字必較好唄!」

「......都蠢死了,笨馬閉嘴!不要吵我!」

「是是是。」

馬場隱約瞄到林兩個耳根已經紅透了,他傻笑繼續抱緊懷裡的少年陪他看電視。



☽☼♥♦♣♠☼☽


隔日在棒球場休息區。


榎田突然靠過來林身邊說:「馬場愛琳這是個好名字喔!很適合你和馬場大哥的女兒。」


「......」猛地林炸毛瞪向旁邊的馬場先生。


「林你幹嘛啊!我啥都沒說啊!」馬場先生雙手舉高一副我是無辜的表情。


「甚麼甚麼啊!」次郎好事相圍過來。


「在說關於紅背蜘蛛的事唷!」榎田尾音輕上揚科科的笑,看向天空想著今天又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好日子。



【全文完】

20180223‧KIKO



《後記》


安安。這是在下第一次寫馬場林。

說起怎麼跌入這個坑還真是命運呢!

某次上網亂逛看有沒有甚麼坑可以看時到馬場林,出於好奇就看了一集動畫後就去看小說原作,然後就正式入坑XD

馬場林的同人作品很多讓我一飽眼福覺得能萌到是熱門CP真是太幸福了。

看多了就手癢癢,忽然想到如果馬場林有女兒會叫甚麼名字呢?

就是這樣子這篇故事就那麼有了靈感,不過這文也因為沒大綱就寫的很慢,現在我終於寫完啦!

希望同好會喜歡喔!

最後,感謝看到最後的你^_^


【維尤】我家的爸媽都是花滑界冠軍!《二十》

大雪紛飛的夜晚,從古老就運行至今的聖彼得堡火車站稀稀疏疏的人群中一位高挑的銀髮男子拖著一個行李箱行進沖沖往站外奔跑,雖然他壓低帽子戴上墨鏡,脖子圍上米黃色的毛線圍巾,身著鐵灰色的大衣整個人看起來包著很嚴實,還是看得出來他有非常緊急的約要赴。


「這邊,維克托!」米拉一眼就認出某人,拿出手機撥話打開車窗揮手打暗號。

「米拉?妳怎麼會在這裡,尤拉奇卡身邊有沒有陪著?」維克托一上車一見到米拉就連砲彈式的問。

「這三更半夜的我不來接你,你只會更晚見到你家寶貝老婆和兒子。」開啟方向燈打轉方向盤往大馬路駛去。

「......米拉,感謝妳了。不過、能不能開快點!」副駕駛座的維克托心急如焚建議著。

「喂、你當我是開飛車啊!安全第一啊喂!」米拉賞他一記白眼,稍微加踩油門奔馳目的地──私人診所。



診間外病房內白色為基底的牆面有著很可愛的動物塗鴉讓整個氣氛比較沒有那樣壓抑,金髮碧眼的少年尤里‧尼基福羅夫太太原本就白皙的面容略顯蒼白,憂心重重守在一個小小床邊,床內躺著是約九個月大小嬰兒,小維可難受抽抽搭搭嗚嚶喊像是希望離開這裡,額上是退熱貼那細小的胳膊還打著點滴,尤里見狀連忙輕聲的哄他拍拍他引他入睡。


就在小維可好不容易乖乖入睡後,尤里拿出手機想要撥話之際,熟悉的聲音響起在他身後,尤里瞬間全身微顫手機從手掌滑下轉身馬上撲向來人的懷抱。

 

「抱歉尤拉奇卡,我回來了,讓你和維可久等了。」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先生張開手臂緊擁抱住哽咽無措的小妻子。

「......維洽維洽、維可他、他發高燒......我用很多方式、還是都沒退燒...怎辦、怎辦嗚......」十七歲的新手母親緊捉著自家Alpha外套的門襟頭埋進他懷裡字句透露無盡的自責擔憂,哽在喉中擔心一夜的鬱氣有了出口便爆發似抽泣出聲。


Alpha擁緊懷中的Omega妻子撫著他的背一遍又一遍在安慰著:「沒事了沒事了,我回來你和維可身邊了,尤拉寶貝你別怕,我的寶貝尤拉做得很好,我們的維可寶貝一定會沒事的,乖、乖。」


過了大約十幾分鐘後,尤里‧尼基福羅夫太太在Alpha的軟言安撫下接過Alpha遞給他乾淨的手帕拭擦小哭臉,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先生關心完愛妻馬上就是觀望兒子,伸手指觸摸兒子的額頭見他睡得安穩才鬆口氣,剛好醫生走過來例行的探視量過體溫確認有降溫後尼基福羅夫兩夫夫才真正把懸著的心放下來。


寶貝兒子沒事啦,維克托就摟著小妻子尤里毛手毛腳要討親親。


「尤拉奇卡寶貝~~」親暱加上熱情的手來腳來親寶貝Omega的額、眉、眼、鼻、

目標是粉嫩的唇瓣。

「你放手、老禿子你瘋啦!鬆開嗯嗚──」緊張感一放開好像是沒力氣了,面對去日思夜想洽公去外地商演歸來的Alpha索取擁吻,身為Omega的尤里更加沒分毫力氣去掙脫自家的Alpha。


被吻出情慾來的Omega雙臂交疊在Alpha肩上身體越發自動靠近他,一室的旂旎正式展開。


而,這一幕剛好落入幫人幫到底採購一大袋糧食回來慰問狀況的米拉眼裡,根本是直接擊中瞳孔,米拉發誓她還來不及拿出包內的墨鏡就被閃蝦到,望著親親我我的那對夫夫曬恩愛樣子小維可應該是沒甚麼事情吧!


米拉摀住已受輕傷靈魂之窗轉身到護理櫃台留下字條請護理師轉交就火速離去。


回家途中的米拉順路去採購一整箱的墨鏡,這、這真是荷包大失血啊!嚶嚶嚶。



【Fin】

20180208

BY:KIKO


【尤勇】普利斯茨基家的生活點滴《19》

剛在俄羅斯生活幾年的日本小豬每到快過年都會特別懷念日本家鄉味。

這時候的日本小豬的情緒就比較不穩定,這件事一直讓俄羅斯大老虎耿耿於懷

很不捨,為了讓小豬能一解思鄉情愁大老虎開始四處尋找在俄羅斯有沒有比較接近日本小豬家日式味道的料理店。

這天,勝生勇利做完一系列維克托教練安排的訓練後滑回外圍要稍作休息一下。

「喂!炸豬排!」勇利低著頭把冰刃取下就聽到身後自己Alpha的聲音,他轉身看過去,俄羅斯的冰上猛虎一身黑色的練習服襯得他身形相益得彰如玉石雕刻般出色俊臉往他靠近。

「今天練習結束後我們去外面吃一頓好的。」大老虎直接道。

「呃......好吧。」小豬乖順的點頭。

一下冰場,尤里就騎上帥氣的重型機車載著勇利出發約會。

剛開始勇利以為Alpha會載他去平常約會的地方去吃喝一番並沒有多想,只是他發現自家Alpha的路線越來越偏移平素兩人常去的地點,Omega從抱緊Alpha腰間騰出一只手抬起安全帽的防風罩忍不住低問:「尤里奧,我們是要去那裏啊?」

尤里從前照鏡注意到勇利困惑的表情,他趁停交通號誌的時候側頭看小豬一眼手掌一撥把防風罩蓋好,拉上勇利的雙手環在自個的腰上道:「到了你就知道了,現在給老子抱牢點,等下我要加速了,你可別飛出去了笨豬豬。」

「呃、可是尤里──哇啊──」日本小豬話才一半俄羅斯大老虎卻踩下油門加速前進,把勇利著實嚇得閉上眼和嘴雙手抱緊戀人的腰,整個身體幾乎是貼近騎車的戀人,對於小豬的抱緊處理大老虎內心是歡喜得很,如果尤里身上有尾巴的話那可就是翹得高高的,外加歡呼搖晃。

兩人在拐來拐去之後來到一個很偏僻的小街道,尤里把車停在一家外觀很有日本風味的小店家,勇利好奇東張西望的同時尤里就牽他走進店內了。

『歡迎光臨。兩位嗎?請跟我來。』這是勇利熟悉的母語,一個身著日式和服腰繫上有點泛黃的圍裙的日本女性服務生親切的帶位,送上熱水和毛巾。

『炸豬排丼兩份。』尤里很流暢用日語回應,服務生微笑接受點菜後就離開。

「小豬,你發呆啊!」大老虎喝著熱茶用食指戳小豬的額頭。

「呃......尤里你怎麼會找這家店......」這家店距離那樣遠,實在不算是尤勇夫夫口袋名單。

「還不是因為最近你看起來很沒精神。」尤里挑挑眉推了裝熱茶的杯子到勇利手邊示意。

「呃、我嗎?」勇利低頭捧起熱茶喝一口才感覺全身暖起來。

「廢‧話!」大老虎張口一字一句盯著日本小豬。

勇利呆呆回注視著眼前年下戀人的碧綠湖水般的瞳,他一直都知道尤里是個溫柔又外貌十分出眾的Alpha,而他勝生勇利卻是一個平凡無奇的Omega,因為花滑也因為是維克托才將兩人聯繫在一塊,有時候常常不自覺懷疑起來自己是不是在作夢呢!

「喂、小豬!你發呆上癮啦!」又戳一下小豬的額。

「對、呃,抱歉抱歉。」又低頭喝茶裝無事。

「我訂了兩張後天飛日本的機票。」淡淡一句話穿入小豬耳中。

「咦?尤拉......可是我們、那麼突然訓練怎麼辦?」大老虎淡定望著慌張的小豬發問。

「嘖。笨豬。這些我早就處理好了,雅克夫和老禿子都同意我們休一個禮拜的假。所以,我們飛回長谷津過年吧!」有些不好意思撇過頭的大老虎。

「......嗯。好。我們一起回家過年......尤拉,謝謝你。」忍不住熱淚盈眶的小豬。

「別哭了。」替他拭去淚珠的俄羅斯大老虎。

「嗯嗯。」又是笑又是抹淚痕日本小豬。

★☆★☆★★☆

『不好意思,您點的炸豬排丼兩份和一份兒童餐來囉。請慢用!』服務生上完餐點鞠躬離桌。

『好的。謝謝』勇利日語回應後轉頭正準備替女兒小安把食物切小塊。

「我來處理就好,你先吃吧!」尤里奪過勇利手上的工作瞪向勇利命令。

「尤拉,我可以的。你剛下冰場一定很餓,你就先吃。」替兩歲的女兒圍上圍巾勇利不畏懼虎目溫和地解釋。

「小豬,你現在正懷孕需要定時吃飯,給我乖乖吃你的。小安我來餵就好。」

尤里站起來把女兒抱過來安置在兒童專用椅內。

勇利無奈只好乖乖拿起筷子吃起來,他一邊吃一邊餵一口給正在餵飯給女兒吃的Alpha。

而餐廳裡的所有常客和老闆夫婦從三年多的充足體驗後,紛紛尋找包包戴上墨鏡鎮靜地吃自己的餐點。

那一家三口依然故我無視他人繼續的放閃進行式。

某家日式餐廳平穩的日常。

【Fin】

20180203

BY:KIKO

▲▽▼▲▽△

我家崽、我家崽交朋友了!
阿母我好開心啊!

啊啊啊!崽手持大荷葉片怎麼這樣可愛 ,我家崽真的很會選拍照角度

我家呱助寄照片回來了,欸,可是呱助啊你這個角度不是自拍吧!誰幫你拍的啊!你、你交朋友了嗎?